今生今世 (母難日三題之一)

今生今世我最忘情的哭聲有兩次
一次,在我生命的開始
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終
第一次,我不會記得,是聽你說的
第二次,你不會曉得,我說也沒用
但兩次哭聲的中間啊
有無窮無盡的笑聲
一遍一遍又一遍
迴盪了整整三十年
你都曉得,我都記得



當我死時

當我死時,葬我,在長江與黃河

之間,枕我的頭顱,

白髮蓋著黃土

在中國,最美最母親的國度




鄉 愁

小時侯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
我在這頭
母親在那頭

長大後
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
我在這頭
新娘在那頭

後來啊
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
我在外頭
母親在裏頭

而現在
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
我在這頭
大陸在那頭



鄉愁四韻

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 那酒一樣的長江水
那醉酒的滋味 是鄉愁的滋味
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

給我一張海棠紅啊海棠紅 那血一樣的海棠紅
那沸水的燒痛 是鄉愁的燒痛
給我一張海棠紅啊海棠紅

給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那信一樣的雪花白
那家信的等待 是鄉愁的等待
給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給我一朵的臘梅香啊臘梅香 那母親一樣的臘梅香
那母親的芬芳 是鄉土的芬芳
給我一朵的臘梅香啊臘梅香




一枚銅幣


我曾經緊緊握一枚銅幣,在掌心
那是一家燒餅店的老頭子找給我的
一枚舊銅幣,側象的浮雕已經模糊
依稀,我嗅到有一股臭氣
一半是汗臭,一半,是所謂銅臭
上面還漾著一層惱人的油膩
一瞬間我曾經猶豫,不知道
這樣髒的東西要不要接受

但是那賣油條的老人已經舉起了手
無猜忌的微笑蕩開皺紋如波紋
而我,也不自覺地攤開了掌心
一轉眼,銅幣己落在我掌上
沒料到,它竟會那樣子燙手
透過手掌,有一股熱流

沸沸然湧進了我的心房。 我不知道
剛才,是哪個小學生用它買車票
哪個情人曾用它卜卦,哪個工人
用污黑的手指捏它換油條
只知道那銅幣此刻是我的
下一刻,將隨一個陌生人離去
我緊緊地握住它,汗,油,和一切
像正在和全世界人類握手

一直,我以為自己懂一切的價值
百元鈔值百元,一枚銅幣值一枚銅幣
這似乎是顥然的真理
但那個寒冷的早晨,我立在街心
恍然,握一枚燙手的銅幣,在掌心





削 蘋 果

看你靜靜在燈下
為我削一隻蘋果
好像你掌中轉著的
不是蘋果,是世界
一圈一圈向東推
推動我們的歲月
這世界正是那蘋果
為了送我到唇邊
總經過你揀過,洗過
而且削淨了果皮
把最好的果肉給我
而帶核的果心總是
靜靜,留給自己




 








創作者介紹

storyshare

storysha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