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回憶裡,爸爸在我心裡總是扮演著勇敢,強壯,無所不能的「超人」,要是那時候有人問我,「如果天塌下來怎麼辦?」。我想我的答案應該是「有爸爸在呀!」

以前,如果我課業上有問題的話,我會問爸爸,因為,在我心目中,爸爸是無所不能的。在問功課當中,我都會和爸爸談心,告訴他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情,他也會在那個時間,藉著發生的事情教我應對進退的技巧,和面對事情該有的態度,所以,我就變得很喜歡問爸爸功課了,因為我得到的答案,不只是表面的,還有心靈層面的。那時候看到爸爸的背影,心裡是喜悅的。

以前,我總是依賴著爸爸,他就好像我的脊椎骨,我沒有爸爸就站不起來。有一次,學校舉辦了一個活動,我是合唱團的一員,所以必須到,可是當我問爸爸說可不可以載我去學校的時候,他說叫我自己撘公車去。當時,我嚇了一跳,因為,我除了懂得如何從家裡搭校車到學校之外,我對公車就一竅不通了。那時候,時間快到了,我卻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慌了,著急到眼淚都掉下來了,但爸爸還是堅持要我想辦法。

到最後,媽媽看了不忍心,就請同學的媽媽載我一起去。在去學校途中,我記得我那時候想:以後都不要指望爸爸了,也是因為這件事,我便不參加任何活動了。那時候看到爸爸的背影,心裡是埋怨的。但是現在想起來,也沒什麼,因為我了解,他只是想要我早點獨立,不要老是依賴著他,畢竟人都會有需要長大的一天。

以前,我最黏爸爸了,爸爸也很疼我,但是,約兩年前,我和爸爸的距離,因為開店的關係,變得越來越遠。開店的時候,爸爸都會很晚回來,媽媽又要上課,所以,煮飯的工作就落到我身上了。那段時間,是我心裡最不平衡的時候,因為我不懂,為什麼我的同學們不用煮飯我卻要。爸爸也因為在店裡忙,回來都累了,還看見家裡一團亂而發脾氣,我那時候對爸爸實在有很多的不滿,我心裡想: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累。
那時我也感覺不到一絲的家庭溫暖,所以我認定,都是店惹的禍!就是那段日子,讓我養成孤僻的個性。因為不管什麼事,都要自己來,至少我這麼覺得,早上起來,自己弄早餐,弄午餐,上學,回家,做功課,煮飯,吃飯,睡覺。跟家人溝通的次數,一天比一天少,課業問題則是越堆越多,吭都不敢吭一聲,因為我知道,大家都累了,沒有時間管我。那時候看到爸爸的背影的感覺是怨恨和畏懼。

到現在,憤怒的爸爸的身影,還沒完全從我的心裡消失,但是至少我了解,天下父母心,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當初開店是為了我們,爸媽希望我和弟弟長大上大學的時候,不必那麼辛苦的付貸款,所以想趁著現在幫我們多賺些錢。每當想到這裡,我便沒有辦法繼續怨恨爸爸,如果我早點體會這一點的話,我那時就不會過得那麼辛苦了。了解之後,看爸爸的背影,是孤單的。因為,他為我們家做了那麼多,換來的卻是我的怨恨,我的孤僻,我的疏遠。從這個角度想想,就不再那麼不平衡了。

之後,因為有了妹妹,把店關了。爸爸的手也因為開店的關係,使的力太多太大而受傷,常常都會發作,常常都叫疼,但我的良心卻被一層層的不滿給覆蓋了,不把爸爸的傷當一回事。現在爸爸的背影,讓我感到愧疚。我孤僻的性格還是沒改過來,對家人的距離也沒有一下子變的親密,什麼事情都還是獨來獨往,這樣的我,說好聽一點是獨立,難聽一點,就是自私了,我有能力辦的到的事情,就自己來。這個舉動,我想可能有傷了父母的心,可能他們會覺得,我不怎麼需要他們了。


到現在我的性格也還是沒能調適過來,我想,那些記憶將會徘徊在我最深最深的潛意識裡,不斷的提醒我,家庭的溫暖才是最重要的。那時候爸爸的背影是,辛苦的。

經過長時間的感情培養,我們家又恢復了和樂融融,這些都要歸功於妹妹了,雖然現在我不能像以前將心事說給爸爸聽,也不行什麼課業問題都問爸爸,也不會像以前那麼黏他,但是我將永遠記得,爸爸做的事情。雖然我現在還不了解,但是我相信,他一定都是為我好的。

逐漸蒼白的頭髮,微彎的肩膀,握拳的雙手,沉穩的腳步,現在看看爸爸的背影,會有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那種感覺不強但是的確存在。因為操勞過度而發白的頭髮,(其中有一些很可能是我的關係),肩頭上扛著全家大小的重量而為彎的肩膀,手握著拳頭,好像為了大家他不能鬆懈,腳步經歷過社會的坎坷而變得沉穩。這些典型的父親特徵,看在別人眼裡或許是老古板,或許有些人會因為覺得帶爸爸出去很沒面子,而不敢和父親出門,但這些特徵卻能讓我安心。

爸爸在我心裡的角色,永遠會是那個,勇敢,只要是為了家庭,會奮不顧身,強壯,能將全家安危扛在肩上,無所不能的超人。也許我現在不會說爸爸會幫我撐著天,但是,是他慢慢教我如何撐的起自己的一片天。


全站熱搜

storysha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